总体上不存在收不抵支的情况下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6-24 07:11    次浏览   >

这个问题的根源就在于,现在我们的养老保险统筹的层次还比较低,虽然制度上很多地方已经实现了省级统筹,但是很多地方其实都是市县级的统筹,这也是造成贫困的地区养老保险收不抵支的一个原因。因为统筹层次比较低,所以经济不发达的地方就没有办法筹集到之后的养老金,所以就必须要靠财政的补贴;发达地区存在着比较多的剩余,因为统筹层次低,所以也不可能从发达地区把这些剩余的转移到不发达地区,所以我们现在一方面结余,一方面收不抵支。

经济之声:既然制度设计本身存在一些问题,这个问题大家也都看到了,为什么改变的速度比较慢呢?

张车伟:因为企业的补充养老保险是补充的,并不是养老保险依赖的最主要的保险,主要的还是城镇职工养老保险。企业的年金制度是补充型的,这个制度在我们国家已经超过十年了,参加的人非常有限,全国据我所知大概两千多万人,与我们国家广大的就业人员相比,是非常小的一个比例,和企业本身的盈利状况,市场竞争能力有很大的关系,只是在一些比较好的,一些大型国有的企业建立了一些严谨的制度,而对于中小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这个制度基本上没有建立,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企业补充养老保险的完善,今后的路还非常长,但是不可否认今后这是我们养老保险制度当中一个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也是有效的保障退休后生活的一个重要的来源。

经济之声:我们再来看金维刚提到的另一个问题,也是老生常谈了,就是养老金保值、增值的问题。先抛开增值不提,如何保值就是个难题。他说,绝大部分资金都存在银行里,而且存活期,利息比较低。到现在,我们为什么没有研究出有效的办法让养老金保值?

张车伟:现在的主要问题还是我们应该在顶层设计上把制度理的更加顺畅,机制更加完善,这是最重要的。从发展的角度来讲,比如延迟退休的问题可能也需要提到议事日程上,因为老龄化不断的加深,尤其是人均寿命不断的增加,过去制订退休年龄的时候,我们预计寿命可能才50多岁,现在已经70多岁将近80岁,已经远远不能适应现在人口变化的形势,所以延迟退休也是下一步我们改革需要讨论的议题。

金维刚:现在养老保险基金缺乏投资运营的渠道,导致绝大部分资金都是存在银行里边,而且利息还低,就是我们居民的一年期的存款利率,因为它有相当一部分是以活期的形式存在的,所以导致我们现在的养老保险基金一方面没有大量的积累,另外一方面资金大量的贬值,在绝对数额很大的情况下,贬值1%一年就损失几百亿,这个损失是非常大的,实际上整体处于缩水的状态。

张车伟:这个就是我们现在城镇职工养老保险面临最大的一个挑战。虽然总体上是结余的,实际上我们资金的结余量还是比较大的,存在着保值增值的问题。但是,经济欠发达的地区一直以来都是收不抵支,依靠财政的转移支付才能给退休的人发养老金,这个也是巨大的财政负担,也是现在养老保险制度面临重大的挑战。

现收现付的制度从道理上来讲就不需要有很大资金的结余,所以从制度设计上就没有设计如何让养老保险保值增值的机制,这就使得说我们现在这个制度本身存在的大量的资金结余没有被有效的利用起来,制度设计本身存在着需要改进的地方。

中西部多地养老保险基金出现严重缺口,养老保险基金整体处于缩水状态……实际上问题远不止这些。面对养老体系建设存在的诸多难题,怎么才能让大家对“老有所依”心里感到“踏实”?我们还得勤动脑子、多想办法!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张车伟就此解读。

经济之声:关于养老金,您一直坚持的观点是“养老金不存在收不抵支的问题,但是资金没有被有效地利用起来”。昨天人社部社会保障研究所所长金维刚说,我国养老体系建设面临诸多难题,其中之一就是一些经济欠发达地区,特别是中西部很多地方的养老保险基金出现严重缺口。总体上不存在收不抵支的情况下,中西部很多地方为什么出现严重缺口?

金维刚:在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方面,各个地区的发展也不平衡,现在资金虽然有些结余,但是主要还是集中在经济比较发达的东部地区,中西部地区现在很多地区已经出现严重的资金缺口,现在对于城镇缺口的地区还是靠中央财政进行资助,每年现在这方面的补贴金额数以千亿计。

经济之声:要缓解养老体系建设面对的压力,参照国际经验,需要在补充保险方面有所作为,比如建立企业年金制度。但是,金维刚说,我们在企业年金发展方面一直不足,企业年金覆盖的人数不到7%,也就是说93%以上的企业职工是没有企业年金的。企业年金制度是不是缓解养老金压力的有效办法?

张车伟:因为现在还处在不断的改革和完善的过程中,比如说对于个人账户需不需要做实的问题,现在还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因为过去从中央的一些精神来看,一直希望把个人账户做实,现在来看做实的难度非常大,所以这个问题到现在还悬而未知。如果不做实,那我们现在养老保险制度的改革和做实应该说是一个不同的路径,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尽管事业单位和城镇职工并轨,我觉得还需要进一步明确养老保险基本制度应该怎么运行,应该进一步理顺。

张车伟:这个问题也是在体制上没有理顺。我们现在的养老保险的制度,叫做社会统筹加上个人账户,从个人账户这个部分来讲应该是一个积累,但是实际执行的结果是个人账户并没有做实,最后个人账户里面的钱也用到支付限期的老年人的退休金上面来,这就意味着我们现在从制度设计上来讲是一种半积累式的一种制度,但是实质执行是一种现收现付的制度。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目前我国65岁以及以上的老人占的比重已经接近10%,老年人口赡养比已经达到13.1%,意味着100名劳动年龄人口就要负责赡养13.1名65岁以上的老人。再过15年,到2030年,我国65岁以上的人口占全国总人口的比重将提高到18.2%,将形成4个人赡养1个人的局面。这是人社部社会保障研究所所长金维刚在昨天举行的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每月谈”上公布的数据。他直言,我国养老体系建设面临诸多难题——难题之一:中西部多地养老保险基金出现严重缺口。